• 聚光燈下的羅翔:我們與法的距離

    “法律可能讓人覺得很生澀,離生活比較遠。但是羅老師能做到讓你覺得法律與生活是非常貼近的。”

    包括羅翔本人在內的多名法律界人士都認為,他的課程之所以好聽,能吸引到眾多網友,也來自刑法本身的魅力。性犯罪和暴力犯罪是刑法研究中重要的領域,它們帶來言說的張力和刺激。

    (本文首發于2020年6月4日《南方周末》)

    2020年3月9日正式入駐B站至今,羅翔的粉絲數已突破600萬。憑借幽默風趣的講課風格,羅翔在年輕人中迅速走紅。 (資料圖/圖)

    信科宇偶爾還會想起當年師門開讀書會的日子。大家的書都是光光的,最多有些勾劃,而老師羅翔的書三面都貼滿了的便利貼,“有一本貼得花花綠綠的,應該是翻過很多次。”

    那時他們常會在校園找間小教室,信科宇第一次參加,讀的是約翰·穆勒的《功利主義》,而他在本科階段看得最多的是《盜墓筆記》和《鬼吹燈》。他形容自己“像是坐在人群里會說話的猴子”。“他們說的每個字我都認識,但是他們說的話我都聽不懂。”羅翔注意到了他的窘迫,對他說:“沒關系,你就給大家分享一下,這本書哪里寫得好。”

    幾年后,羅翔在網上另類走紅,憑借幽默風趣的講課風格,在亞文化圈和年輕人中吸引了無數擁躉。

    2020年3月9日正式入駐B站至今,羅翔的粉絲數已突破600萬。無數彈幕區的留言證明了他的破圈:“醫學生報到”“中文系學生報到”“水利工程系學生打卡”“小學生來了”……雪花一樣的彈幕填滿了整個屏幕。

    在二十多年的好友、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林民看來,羅翔是網紅和大學教授的“中間點”,也是在這個時代向公眾另類普法的方式。

    林民覺得羅翔身上最可愛的一面,是他性格里的憤怒和激情。“他是典型的湖南人性格,有很強烈的部分。在這個意義上他很單純,不像到這個年紀的人應該有的那種油膩或者中庸。這些十幾二十來歲的學生,會在這個已經頭發稀薄的中年男人身上看到,他既有所謂名大學教授的學養,還有年輕人的激情。”

    羅翔曾在隨筆集《圓圈正義》中寫道:“在現實中,我們用任何儀器都無法畫出一個真正完美的圓,但‘圓’這個概念本身是客觀存在的。如果把‘圓’看成一種關于正義的隱喻,那么每一個畫‘圈’的決定都是一種與正義有關的追求。”

    “在B站學刑法”

    4月6日晚上10點,李伊拉上客廳的窗簾,打開投影儀,在沙發上開始她近期最為重要的“學習”——聽羅翔的司法考試培訓視頻。她已經聽到第16講——“緊急避險”。投影儀的光射出,“厚大法考”藍色的背景板被拉長,身穿西裝的羅翔出現在雪白的墻壁上。

    他正講到“鄧玉嬌案”,用來闡釋何為正當防衛和防衛過當。鄧玉嬌是一名修腳女工,2009年5月,在湖北巴東縣某鎮“雄風賓館夢幻城”工作時,遇到來尋歡作樂的鄧貴大等三名國家工作人員。“那鄧貴大看到鄧玉嬌長得年輕貌美,便要胡來。他把鄧玉嬌按倒在沙發上,鄧玉嬌說,‘我不是干這個的,我是修腳女工’。鄧貴大說,‘你裝什么裝,老子有的是錢’。據說是拿著錢往鄧玉嬌頭上砸過去,你說多壞,拿錢砸人”,說完這句,羅翔面無表情地低下頭,“為什么不砸我呢?”——30秒的片段宛如說相聲。李伊情不自禁拿手機錄下來,發給了一位湖南籍朋友,“你們弗蘭人”。

    “80后”李伊是鄭州大學考古系的一名講師。這位熱愛郭德綱的年輕女士現在有了一個新愛好——“在B站學刑法”。這臺投影儀是學生寄放在家中的,以往用來追劇或看電影,比如日本推理懸疑片《古畑任三郎》,如今卻用來學刑法。她手拿筆記本,每聽到新的知識點,就按下暫停鍵,用黑色和紅色的中性筆記筆記。方方正正的楷體字已經寫滿了18頁。空白的扉頁上,則記下了一句語錄:“用良知去駕馭我們之所學,而不要因所學蒙蔽我們的良知——羅翔”。

    此前,李伊對法學原本有極深的偏見,唯一的知識儲備來自研究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在线看黄av免费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吖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