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一個前行的醫者,都是負重而向陽

     青年醫生在為病人做手術 (圖片來源:新華社)

    據國家衛健委數據,2018年,我國衛生健康系統人員總數達到了1231萬人,每千人口醫生數達到了2.59人,每千人口的護士數達到了2.94人,超過了中等收入國家的平均水平。2020年,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讓人們猝不及防地經歷了太多震撼、驚惶、傷痛和感動,也更多關注到醫護從業者的日常和堅守。

    休息時間少、咖啡外賣不停手、大病小病纏身、學術壓力大……《中國醫護從業人員職業現狀調研報告》將醫生穿上防護服之外的一面生動真實地展現在所有人面前。行業內外,都希望這場由疫情引發的思考被充分關注,讓問題和真相充分暴露,讓未來可改善,可期待。

    新生命的誕生總是伴隨著喜悅、痛苦和混亂,在這個疫情籠罩的特殊節點尤其如此。清晨推進來的孕婦略帶低燒,邱秀留心提醒幾位助產的年輕護士注意防護。

    一聲嘹亮的啼哭像在叩響一扇人生之門,而邱秀就是為新生兒送上第一份安全感的人。她小心翼翼地接過還在啼哭的嬰兒,為他沖洗和包裹,隨后準備好卡介苗和乙肝疫苗,為新生兒防范“未發之病”進行第一道阻隔。

    入行至今,邱秀在山西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工作已有39年。繞著病患轉,讓她比常人對待工作付出了更多的個人時間。

    2020年5月12日護士節這天,簡單的慶祝儀式被夾雜在午間休息的間隙,她前腳剛進辦公室,僅一口蛋糕的功夫,后腳就趕往了病房。把這份源自職業的儀式感融進工作日常,是邱秀所理解的節日意義。

    婦產科護士照顧剛出生的嬰兒(圖片來源:新華社)

    同樣疾步在醫院走道的還有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李白醫生。工作狀態是雜念最少的時刻,病房里亮如晨日的燈光也讓人分不清時間如何存在。將近14:00,李白才結束上午安排的所有工作,回撥女兒的未接來電。

    在家里上網課的孩子迫不及待地與她分享上課的諸多趣事,“今天晚上可以和我一起上網課嗎?”李白本想一口答應下來,但也只是遲疑了一秒:“對不起啊寶寶,媽媽今晚五點半還要回醫院上夜班,明天陪你!”

    缺乏休息時間、常常忘記該下班了、該陪陪家人了……李白和邱秀的生活是中國一千多萬醫護人員的縮影。2020年,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讓人們猝不及防地經歷了太多震撼、驚惶、傷痛和感動,也更多關注到醫護從業者的日常和堅守。于是,有越來越多醫護從業者的故事被搬上熒屏,探討和贊美均成熱點。

    然而,脫掉了防護服和口罩,他們究竟過著怎樣的生活,又有著怎樣的苦惱和壓力?

    2019年南方周末聯合賽諾菲啟動“中國醫聲”項目,由丁香園提供獨家數據支持的《中國醫護從業人員職業現狀調研報告》今日正式發布。通過“中國醫聲”項目,我們試圖關注這些守護你我健康的醫護從業者們,或逆行沖鋒一線抗擊疫情,或堅守陣地、日不暇給,讓他們走下神壇,脫下被稱贊的神圣外衣,撕下刻板標簽,為這群有血有肉的醫護人員畫像。

    負重向陽,堅守職場信仰

    “所有的病人都是長期化療和治療的,可能不允許你休息一兩天出去玩。”作為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小兒血液與腫瘤科主治醫師,李白所接觸到的大多患者需要接受長期治療和化療,她的工作時間配合著患者的治療節奏,基本上沒有休假,甚至時不時會出現第一天早上7點一直熬到第二天中午12點的連軸轉情況。

    廣州某三甲醫院骨科主治醫生從沒有懷疑過自己所選擇職業的成就感,而骨科手術很多都是“體力活兒”,疲憊感也同樣真真切切。不過他到現在都不能忘記:曾經有一位患者上了設備不能說話,卻在手術清醒后,拉著他的手,一筆一畫寫,一遍又一遍寫,直到他懂了手心是“謝謝你”三個字。那一刻的感動釋放了他當日所有的疲憊,久久不能忘懷。

    《中國醫護從業人員職業現狀調研報告》(以下簡稱為“報告”)顯示,

    超過七成的受訪醫護人員表示缺乏充足的個人時間

    。初入職場的“萌新”醫護人員們對于連軸轉的生活節奏還未完全適應,久經沙場、級別更高的醫護人員相對更加適應這樣的生活節奏。但“更上一層樓”的他們顯然需要承擔更多管理和指導的工作,在休息時也更易受到工作的打擾。

    “經常在休息時間會有年輕護士打我的電話,詢問一些棘手的問題,我也會根據自己的經驗給出解答。”提到日常休息,護士邱秀已經習慣了下屬時不時的“騷擾”,“我一直保持24小時‘stand by’的狀態,哪怕是休息時也可以在第一時間給到他們解答。”

    “注意多休息,飲食合理規律”是人們在就診時聽到醫護人員頻率最高的一句囑咐,然而對于醫護人員自己來說,卻無法把這句話付諸行動。

    47%醫護被訪者工作日就餐以外賣為主,48%的被訪者保持著天天喝咖啡的習慣。

    飲食不規律、運動時間少是多數醫護從業者的現狀。在飲食和睡眠上節省的時間猶如上天的禮物,早已暗中標好了價格,代價便是常年伴隨醫護人員的諸多職業病:58%的受訪醫護人員表示自己患有肩頸炎,46%的受訪醫護人員患有腰肌勞損,緊隨其后的是腸胃炎、腰椎間盤突出和偏頭痛……醫護亦是患者,也有不少醫護人員表示,已經在有意識地改善自我飲食、加強鍛煉,讓職業病離自己“遠一點”。

    2020年年初,一部《中國醫生》的紀錄片感動了許多人。紀錄片記錄了南京鼓樓醫院心胸外科主任醫師王東進的一天:從早上8點進手術室,一直站到凌晨1點,共17個小時,他直言:“心臟外科就得是身體最好的,身體不好的、站臺站不住的就被淘汰掉了。”然而事實上,他患有嚴重的頸椎病,有時要戴頸托,腿有靜脈曲張,要穿彈力襪,腰也不行了。

    做完一天的手術后,王東進躺進一張自己專門申請的按摩椅,他自嘲:“我這還算挺幸福的,大多數外科醫生沒這待遇。”

    壓力大,他們默默習慣了

    “作為一名醫療工作者,我宣誓:把我的一生奉獻給人類;我將首先考慮病人的健康和幸福;我將尊重病人的自主權和尊嚴;我要保持對人類生命的最大尊重……” 

    每個醫生在入職前,會進行“希波克拉底誓言”宣誓。然而,與希波克拉底誓言萬丈光芒的要求與期許并存的,是人們往往忽略了醫護從業者承受的壓力和負擔。報告中顯示:工作任務過重、特殊的工作環境、高度的責任感、科研和晉升任務帶來的不適是醫護職業壓力產生的主要原因。

    其中,超負荷工作是醫護從業者壓力來源的首要因素,不少醫護從業者表示已經習慣高強度的工作模式。邱秀樂觀地說:“工作壓力肯定有,剛開始比較大,隨著接觸病人的增多,大家往好的方面想,我們能幫助更多的孩子及時阻斷傳染病,健康成長。”這樣的職業責任感與使命感支撐著無數醫護,堅定向前。

    中國外科界的前輩裘法祖院士曾經說過:如果一個外科醫生只會開刀,他只能成為開刀匠,只有會開刀又會研究才能成為外科學家。在“科研是臨床醫生的基本功”和“以科研促臨床”的意識越來越普及的當下,臨床科研工作被賦予了極其重要的地位。因此,為了更新治療水平和增加晉升機會,醫護從業人員在完成繁重醫療任務的同時,還需要時刻關注本領域國內國外最新研究動態,看資料,寫論文,參加學術會議等,報告顯示:一線城市30%的醫護從業者每周學術時長超過7個小時,其中的13%超過14小時,尤其是正高級(主任)醫師的花在科研學術上的精力最大。

    “有患者因為我沒有提供微笑服務而不滿,實際上我只是連續工作很久太累了。”南通中醫院的林苑醫生提到了醫護從業者職場壓力的另一擔憂——醫患關系。盡管擔憂存在,大多數的被訪醫護人員還是認為就診患者對自身信任度很高,而這份信任,也成為了他們的鎧甲和軟肋,給予他們動力。

    “我把光明捧在手上,照亮每一個人的臉龐。”這是被患者刺傷的陶勇醫生在醒來后口述的一句詩。醫患關系的改善是伴隨社會的發展、法律的完善、制度的健全、醫護人員素質的提高、患者認知度的不斷提升以及媒體、公眾不斷努力營造良性的輿論環境才能最終實現。中國的醫療關系改善,依舊會有坎坷,但我們會不斷地前進。

    醫護從業者“等風來”

    2020年是特殊的一年,新型冠狀病毒如同一場颶風,打破了習以為常的普通生活。在這冰冷殘酷下,同樣是普通人的醫護人員身披防護服,為更多人在黑暗中摸索光的方向。報告顯示:參與過新冠肺炎救治的醫護從業者近期所面臨的職業壓力更大,但和往常相比,壓力感知程度并不算陡增。

    為眾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凍斃于風雪。報告顯示:患者的信任理解、家人的支持和同事的幫助是醫護從業者能夠緩解壓力和理性面對問題的最大支持和動力。我們欣喜地發現超過七成的被訪者表示能獲得家人對自己工作的理解與支持,過半的被訪者能從患者和同事處獲得信任與幫助。生或死、是與非、進和退,這些普通人不愿面對的抉擇,每時每刻都在醫護從業者面前交織。正因如此,他們才需要更多信任和理解。

    緩解醫護人員職業壓力,更需要宏觀的調控和支持。伴隨著全民醫保制度建立,老百姓看病需求與日俱增。而分級診療、醫院智慧化服務、數字化管理等手段無疑將有助于緩解醫護從業者的職業負擔與壓力。

    作為本次報告聯合發起方,賽諾菲中國早在2011年便成立了跨國藥企首個針對縣域醫療的獨立事業部,通過支持形式多樣的項目對縣域醫生開展專業化技能和知識的培訓,以滿足中國患者的健康需求。截至目前,賽諾菲基層醫療事業部已覆蓋全國1600多個縣域,覆蓋了7.6億縣域人口,培訓醫生超過50萬人次。與此同時,依托互聯網和移動技術的迅猛發展,賽諾菲中國嘗試通過線上智慧社區數字化解決方案,結合智能化疾病管理,全面提升慢病患者規范化診療的認知和依從性。智慧社區引進機器人醫生助理、人工智能等創新性數字化技術和手段,并將其應用在患者病程管理中,通過對完整病程全覆蓋的演示,充分打開社區醫院管理者的視野和“互聯網+醫療”想象力。

    大健康時代正迎面而來,但不可否認的是:于行業而言,理想未來無疑是依托智慧診療和互聯網遠程問診的進步,依托分級診療體系的建立與完善,讓醫院把有限的資源真正發揮出最大的效益,將醫院各個部分互聯互通,真正形成一個有機的智慧體。而著力于改善醫護從業者職業現狀,便是從金字塔的根部建起,層層向上。

    更多精華結論

    查看《中國醫護從業人員職業現狀調研報告》

    (專題)

    在线看黄av免费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吖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