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扶貧車間里的女人們:進過城市,做過苦工,她們選擇回家

    有一次,朱愛青送女兒上學。女兒非要拉著她進教室,一個個同學介紹過去,“這是我媽媽。”她頓時覺得“心酸”。

    “老百姓沒經歷過價格大幅波動這種事。去年同期收購價是23至25元,如果今年一下子掉到17元,他們接受不了,可能就把桑樹給挖了,不養蠶了。”

    “做生意來講,經濟不發達的地方,更有商機。”

    外出打工的朱愛青回來了。

    2019年,她還在廣西南寧一家耳機廠做車間主管,每月能賺八千多元。回到百色市隆林縣,這個數字直降三千多。

    隆林在滇黔桂交界,居住著苗族、彝族、仡佬族、壯族等少數民族,是集“老少邊山窮庫”于一身的國家級貧困縣,也是全國52個未摘帽貧困縣之一。截至2019年底,全縣尚有10個村、2219戶、7829人未脫貧出列。

    朱愛青回鄉是為了女兒。

    去年,女兒三歲,上了幼兒園。有一次,朱愛青碰巧回了家,便送女兒上學。女兒非要拉著她進教室,一個個同學介紹過去,“這是我媽媽。”

    她頓時覺得“心酸”,決定回來。

    女人們回鄉就業的理由大抵相似,“能有一份工作,能待在家里陪小孩,陪老人,已經很滿足了。”2020年5月14日,朱愛青對南方周末記者解釋。

    她的新工作還是車間主管,地點是隆林扶貧車間,設在城西的輕工業區。扶貧車間的建立目標是促進建檔立卡貧困家庭勞動力就近就地就業。

    隆林縣人社局就業服務所提供的數據顯示,扶貧車間帶動就業人數984人,其中貧困勞動力209人,易地搬遷勞動力55人。留守婦女是扶貧車間的就業主力,占就業總人數的74%。

    一塊顯眼的紅色橫幅掛在朱愛青的工廠外墻,“就業不用去遠方,家鄉就是好地方。”

    返鄉的年輕人

    朱愛青所在的達江電子專做馬達與小風扇,前者發向廣東,后者銷往東南亞。

    廠門口貼著一張4月28日的招工啟事,產線普工底薪2000元,加班費每小時12元。算下來,工人們一周六天班,每月平均掙三千多元。

    這家工廠有近二十個貧困戶。招工時,別的正式工要在“38歲以下”,貧困戶則放寬到55歲。

    春末開始,風扇熱銷,流水線常常熱火朝天到晚上8點。5月14日17:40,有工人來請求提前下班,“我要去買冰箱,今天這個時間可以(走了)嗎?”

    朱愛青嘴上怪他沒“提前說”,但還是把人放走了。“人家來這里上班,選擇一份收入沒那么高的工作,本來就是為了照顧家里。人家家里有事,你就得批。”她解釋。

    這也是她自己回鄉的原因,將心比心,便多了一份理解。

    過去在南寧工作時,每個月回家,單程要五個多小時,即便搭大巴,路費也超過190元。在隆林當小學老師的丈夫經常開車去接她。

    隆林縣民風傳統,回鄉的人常常奔走于家庭事務,逢家族中生老病死、婚嫁節日,都要請假回家料理。“這里請假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在线看黄av免费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吖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