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澳大利亞,在最熱夏天里生活

    墨爾本的壽司店生意明顯忙了很多,炎熱的天氣下,“大家都想吃點冷的”。

    悉尼空氣最糟糕的時候,連周圍愛開外放、跳廣場舞的中國大媽都不出門了。

    墨爾本的壽司店生意明顯忙了很多,炎熱的天氣下,“大家都想吃點冷的”。

    悉尼空氣最糟糕的時候,連周圍愛開外放、跳廣場舞的中國大媽都不出門了。

    當北半球的中國南方人還在煩惱沒有暖氣時,南半球的澳大利亞人度過了有史以來最炎熱的圣誕假期。

    蔓延四月有余的山火并未燒到每個澳洲人的家門前,但他們能感受到的是——熱。

    墨爾本是澳大利亞人口第二多的城市,經常占據世界最宜居城市榜首。在這里開壽司店的廖栩杰感到這個夏天生意明顯忙了很多,炎熱的天氣下,“大家都想吃點冷的”,冷飲的銷量也很好。

    澳大利亞氣象部門(BOM)數據顯示,2019年12月19日是該國有記錄以來最為炎熱的一天,全國平均氣溫達到41.9攝氏度。

    被大火炙烤了數月的澳大利亞東海岸終于在本周迎來了降雨,日間氣溫也下降到二十多度,火情有所緩解。但不能掉以輕心的是,灰燼和其他污染物可能會影響水和土壤。

    2019年11月,昆士蘭州和新南威爾士州的交界地帶,一架飛機飛過昏黃的天空。受訪者供圖/圖

    “生氣的夏天”(Angry Summer)

    澳大利亞地廣人稀,大部分人出行靠汽車。夏季購物、聚會、健身基本都在室內,很少有機會真正與高溫硬碰硬。“室外肯定不會多待,這里太陽很毒。”當地華人廖栩杰說。澳大利亞是全球皮膚癌發病率最高的地區之一,大部分人出門都會抹防曬霜。

    南回歸線橫穿過澳大利亞的高山和沙漠,七百余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以熱帶草原氣候和熱帶沙漠氣候為主,高溫對于這片土地來說是家常便飯。

    “夏天35攝氏度很正常。”家住珀斯北部的蔡先生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但他感覺這個夏天40攝氏度以上的日子“比較多”。十二月中旬的珀斯氣溫一直維持在40攝氏度左右,車子如果停在室外,車內溫度很容易飆升到60攝氏度以上,“方向盤根本握不住”。蔡先生認為,天氣干燥的情況下,“隨便丟個煙頭都可能引起大火”。

    在高溫和干旱的雙重打擊之下,悉尼的用水已經調至二級警戒狀態。家住悉尼的史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在线看黄av免费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吖勒网